Immutines

sea home-agro-culture

源自海水,终回大海。

Immutines™

源自海水,终回大海。

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河流每年向海洋输送大量的矿物质,这个过程持续了千百万年。火山爆发、海底地震等激烈运动所产生的大量物质汇入海洋。海水含有多种活性生物质,地球上的生命依赖于水,其生命体中水的含量就占了60%-70%。地球表面的71%被海洋覆盖。

根据国家海洋与气候管理局的数据,地球上50%的生命物种在海洋中可以找到。海洋是整个星球最大的生物栖息地,约占整个生命空间的99%。海洋也是星球最大的风能及太阳能拦截及传感器。其中,海洋转化太阳能的一种方式就是:海洋中的浮游植物及海产细菌通过光合作用产生有机化合物。这也可以理解为辐射能转化为物质。大量的海洋浮游植物贡献了地球上近50%的氧气。而且,这些浮游植物通过光合作用产生的大量副产品溶解于海水中。根据测量,海水中已知89种成分,自然界中的每种成分在海水中都能找到,大量的腐殖酸也从陆地流入海洋。据估算,全球海水总量含有多达50,000,000,000,000,000吨可溶解固态物质。如果这些可溶解物从海洋中提取出来,然后铺盖在整个陆地上,那么整个地表将覆盖150米厚的矿物质层。据估计,腐殖酸含有50,000种不同的有机成分。正由于其复杂性,目前腐殖酸的具体组份仍然未知。腐殖酸含有长链有机化合物的片段,例如DNA、RNA、维生素、激素、生物酶等,这些有机物经过降解后产生不同物质,这些物质稳定,且长期存在于自然界中。

海水中最常见的10大成分如下:

氧:85.84%;

氢:10.82%;

氯:1.94%;

钠:1.08%;

镁:0.1292%;

硫:0.091%;

钙:0.04%;

钾:0.04%;

溴:0.0067%;

碳:0.0028%.

磷元素促进了浮游植物的光合作用,其生长环境也被钠元素包围,为避免过多的钠元素进入细胞而损伤其功能性,这些浮游植物的表面覆盖了一种粘多糖分泌液(DMSP),这种物质具有反渗透调节功能,可阻止细胞液内盐浓度及温度的变化。可产生DMSP的浮游植物对天气、碳循环、硫循环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DMSP又是海产浮游动物的食物,浮游植物通过吸收太阳光量子,进而将其转化为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来维持生命,这些浮游植物处于海洋食物链的最低端。大部分DMSP释放到海水中,并作为浮游植物生命循环的一部分,这些物质被水产细菌作为食物消化,并维持了海洋的食物链体系,这提供了微生物生长所需的几乎所有的硫元素。一部分DMSP可被酶激活而反应,这种DMSP酶由水产细菌产生。酶促反应产生一种产物叫二甲基硫化合物(DMS),这种化合物不稳定、易挥发。尽管水产细菌代谢产生大量的DMS,每年约有50,000,000吨的DMS挥发进入大气层,进而形成云层,因此,海洋浮游植物对天气变化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海水作为微生物主要的栖息地,值得深究,我们目前对水产细菌的了解仍处于初级阶段,例如:那些在实验室研究并可培养的水产细菌品系,而多数水产细菌很难培养。

海水不仅仅是盐水,它富含大量的矿物元素和有机成分,它也是整个星球生命体主要的栖息地,并为陆地生物的生命活动提供资源。

气候的影响:寒冷、解冻、雨水、腐蚀,人类对环境的破环及酸雨造成了土壤表层矿物元素的溶解流失,进而流入沟渠、河流,最终汇入海洋。这些矿物元素对人类健康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从海水中重新收集这些矿物元素,并加工成产品反哺农业、畜牧业等,这将在人类未来生活及生命中具有重大意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世界人口空前增长,耕地面积相对较少的情况下,一种新的现代化农业方式席卷全球。人类开始利用化学肥料、新品种、化学杀虫剂等,这导致了植物、农作物中矿物元素和维生素含量明显下降。人类把动物粪便追加表层土壤以提高农作物产量,但这种方法如同向表层土壤中追加大量的硝酸盐、液态氨水,进而把表层土壤中的有益微生物、有益虫类(例如蚯蚓等)杀死。而蚯蚓类生物可大大提高矿物质的生物利用率。所有的生命代谢过程需要矿物质参与反应,矿物质营养不良将导致自身免疫型疾病的病变。如今,人类食物中矿物质的含量已经低到令人担心的地步了。

海水浓缩液的研究

René Quinton博士,法国医学界、生物化学界和生理学界知名科学家,他发现海水与血浆有着惊人的相似性。1904年,René Quinton博士出版了书名为“海水,有机体的媒介”,书中阐述了他对海水与血浆关系的研究,以狗作为研究对象,通过抽取狗体内大部分血浆,同时用海水提取液代替血浆输入狗的体内。结果表明:狗不仅顺利的存活下来,而且保持了相当好的健康状态。René Quinton博士继而开发了纯净海水注射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海水注射液被用来替代血浆,进而挽救了数以千计的生命。

Maynard Murray博士,医生、科学家,最初倡导将海水及海水浓缩液用于农业领域,从19世纪30年代至1983年他去世这段期间,他做了大量研究,并以动植物做研究对象,取得了很好的试验结果。Maynard Murray博士在他的研究中提到:“我的科学研究已经清晰表明美国人的体内整体上缺少一种生理化学上的平衡,这可归因于耕地土壤表层的基本成分被逐渐侵蚀,流入海洋,其结果导致农作物营养素含量贫乏,动物吃了这些营养不良的农作物,动物自身也会营养不良。我们必须改变现在的农业食品种植方法、预防保护措施以及食品加工方式。”

后续的研究表明:海水中钠含量较低,但含有大量的活性成分,这些活性成分被定义为腐殖酸,主要来自于海洋中的藻类和酵母。通过追踪海水中的活性成分提取浓缩液,成本较为经济,因此可广泛并大量用于农业生产中。

研究显示,如果将海水提取液经过完全干燥,其活性成分会大大降低。进一步研究表明提取液在有氧环境下进行干燥,高温去除碳元素,最后得到的纯矿物元素粉末,其活性仍然非常低。综合大量的研究,均不能得到活性高,并且较稳定的产品。于是,提出一个假说:当海水提取液应用于农业种植及土壤改良中,海水中的有机物,只在和大量的矿物质作用后,才会具有活性,进而提高产品的生物利用率。

海水浓缩液的功效

Maynard Murray博士发现海水浓缩液可以提高农作物的产量,改进农作物的品质。而且,当用这些农作物喂养鸡、猪、牛、羊等动物后,与传统农作物饲养相比,动物可以更快出栏、更健康、抗病能力更强。我们公司的海水浓缩液也具有此类功效,而且每公顷的农作物只需几升海水浓缩液;经过海水浓缩液处理的牧场,牛、羊的出栏率更高。我们的海水浓缩液中氯化钠含量已经降低了95%,所以可以直接添加到动物的饮用水和饲料中。

至于海水浓缩液为何具有如此功效,目前仍然未知。不过有一些较为可靠的推断,如下:

1.所有的生物活性成分,辅以矿物元素因子,加速了植物、土壤细菌、真菌体内生物酶的形成速度,动植物食用后,促进了消化系统的作用效率。

2.植物的触角体系收集太阳能,形成大量的色素大分子,生物酶的作用也加速了色素的形成。这也导致了光合作用的增强,产生了大量的ATP和来自植物根系周围共生体的作用而产生的碳水化合物。经过海水浓缩液处理的植物,其根系增长20%-30%。三磷酸腺苷(ATP)是有机体内存在于细胞内的实现能量传递的辅酶。

3.植物生长素是一种促进植物生长的激素,它产生于植物顶端,通过光合作用生成。细胞分裂素也是一种植物激素,可促进细胞分裂生长,它位于植物根部和嫩芽处。植物生长素与细胞分裂素实现协同作用。

4.植物顶端生长代谢越快,意味着植物根系周围需要更多的营养,而这些营养主要来自于大量的生物固氮细菌的作用。这些固氮菌存在于植物发达的根系周围,在植物的生长阶段,植物对氮的需求量越高,固氮菌就会提供更多的氮,以满足其生长需要。

随着相关研究的不断深入,上述假设理论可能有所变化。

营养素的浓度

Jon Barron,营养学高级研究员,通过对大量的牛、猪、鸡的矿物元素跟踪研究,发现:矿物元素在维持生物健康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要达到最佳健康状态,生物体需要72-84种矿物元素辅助剂。

不同的土壤,其矿物元素含量不同。当农作物年复一年的生长与收获后,土壤中的矿物质会越来越贫乏。于此同时,当农作物收获后,也带走了耕地中的部分矿物质。如同矿产资源一样,土壤会越来越贫瘠,并最终导致土壤枯竭。通过向土壤中追加氮磷钾肥,不断地促进植物的生长,这是可行的,但是农作物产品的营养价值将不均衡。美国农业部(USDA)刊文道:美国的耕地土壤中的矿物元素含量正经历着明显的下降,并不断贫瘠化。并且,在这片土壤上生长的农作物及青稞饲料,其矿物质的含量也严重下降。根据USDA的统计数据表明:1914年至1992年,近80年的时间内,一颗苹果中的矿物元素平均含量已经大大下降了,例如钙含量下降了48%,磷含量下降了85%,铁含量下降了96%,钾含量下降了2%,镁含量下降了83%。

一颗中等大小苹果中的部分矿物元素含量(1914-1992年)

矿物元素
1914年
1963年
1992年
下降百分数

13.5mg
7.0mg
7.0mg
48.5%

45.2mg
10.0mg
7.0mg
84.51%

4.6mg
0.3mg
0.18mg
96.09%

117.0mg
110.0mg
115.0mg
1.71%

28.9mg
8.0mg
5.0mg
82.7%

更多果蔬类矿物元素含量的比较,以及矿物元素与疾病的相关性。请点击链接:

http://www.nutritionsecurity.org/PDF/NSI_White%20Paper_Web.pdf

自由基与营养素浓度

ORAC是氧自由基吸收能力的缩写形式,表征抗氧化能力。

E.van den Worm 博士,氧自由基研究专家,通过实验证明:抗氧化剂在动植物体内的重要性,以及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抗氧化剂与自由基

抗氧化剂能够保护人体不受自由基的侵害,保护由于氧化反应释放在人体内的有害物质。自由基是活性氧的产物,当体内产生过量自由基,会对机体的组织和器官造成伤害。一般来说,自由基包括超氧阴离子自由基(O2-),羟自由基(-OH)以及羧自由基(ROO-)。

抗氧化物能够中和自由基。科学研究表明:抗氧化剂在大量的疾病中起着重要的保护作用,过多的氧化反应及自由基是促成心血管疾病和神经组织退化疾病的重要因素。

对人类而言,机体可以自我代谢产生抗氧化物,也可以通过摄入食物来补充抗氧化剂。食品中的维生素就是大家熟知的例子,如维生素C和维生素E,另外,许多植物原料也含有较多较强的抗氧化成分,例如:来自果蔬类的花青素、类胡萝卜素、多酚类,以及植物油中的脂溶性抗氧化物。

植物通过光合作用代谢产生一些分子,以及通过次生代谢得到的一些产物会保护其自身生长。例如:一些产物会对猎食者有驱赶作用,像昆虫类、食草动物类。而一些产物会吸引昆虫类,这对植物花季授粉至关重要。当然,这些产物的多少受到植物本身及周围环境的影响。因此,植物在受到昆虫类、真菌类的侵害时,就会产生较高浓度的这类产物,进而保护自己,反之,若没有害虫类侵害,植物产生的这类分子就较少。一些外部环境因素,如土壤条件、土壤含水量及光照条件,会对植物分泌产生的此类代谢产物有重要影响。此外,这一理论也适用于商业性的水果、蔬菜类。

植物性抗氧化物

植物可产生大量的抗氧化物分子,花青素和叶绿素是构成水果、花卉颜色的主要成分,它们保护植物机体免受自由基的危害,这些自由基主要来源于氧化反应及紫外线辐射。

黄酮类化合物是植物抗氧化能力的又一个重要成分,它也可保护植物免受潜在氧化反应的危害。由于这些抗氧化物源自植物的二次代谢产物,其产物量的多少因植物品种和周围环境因素的影响而波动较明显。而且这些抗氧化物的浓度也会随着植物的不同生长阶段而改变。

植物能够对外部环境的潜在危害做出积极的自我保护,这一现象与最近一些科学研究组针对有机果蔬品质的部分科研结果相吻合。欧洲科学研究刊文:有机农作物的抗氧化物含量明显高于传统农作物。研究结果显示:有机西红柿、小麦、土豆、白菜以及洋葱的抗氧化物含量高于传统同类产品的20%-40%,有机牛奶的抗氧化物含量则高于60%、维生素E含量高于50%、β-胡萝卜素含量高于75%。这些发现似乎证明了一个观点:植物不只是随意代谢产生了这些组份,而且这些产物对植物存活方式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解释了一个现象,即有机农场几乎不用杀虫剂来除去有害昆虫及真菌类微生物,而是依靠植物自身的保护系统,产生高浓度的抗氧化物及其它自我保护的分子来保护自身,保持健康。

因此,将植物暴露在较恶劣的环境中,将会激发植物自身的保护系统而产生高浓度的次生代谢产物,如高浓度的抗氧化物,以保护植物免受侵害。

Immutines对黄瓜中抗氧化能力的影响

我们做了三组实验来研究Immutines在黄瓜生长过程中的影响。将黄瓜分别植根于石棉、温室中,在黄瓜生长阶段的每个关键时期,分别添加不同浓度的Immutines:0.5, 1, 1.5, 3和 4ml/m2, 一周一次。

实验结果表明:经过Immutines处理的黄瓜,其重量略高于对照组,矿物质含量高于对照组9%-20%。另外,根据欧洲ORAC部门测定,经过Immutines处理的黄瓜,其抗氧化值也提高了29%-37%。

我们也分别对不同浓度Immutines处理的黄瓜进行了抗氧化值的测定,结果显示:相比对照组,Immutines浓度为0.5, 1, 1.5, 3和 4ml/m2处理的黄瓜,其抗氧化值分别提高了8.7%, 36.6%, 33.3%, 37% 和29.7%。

从实验数据可以看出,Immutines浓度在1ml/m2时,经处理的黄瓜的抗氧化值达到了最大,在此基础上,提高Immutines的浓度,不会导致更高的抗氧化值,即不会明显增加植物的抗氧化能力。

干物质含量的测定

采用冷冻干燥法,分别测定了经3 ml/m2和4 ml/m2 Immutines处理的黄瓜,其干物质含量分别增加了4.2%和7.1%。这里没有对浓度为0.5, 1, 1.5 ml/m2 Immutines处理的黄瓜进行干物质重量的测定。

更多关于欧洲ORAC部门测定的实验数据,可以参照ORAC报告:20080923, 20090604和20090703。详见“科研”。

经济效益

有很多原因促使我们应该把海水浓缩液应用于农业生产中。例如:增产,改良土壤质量,增加土壤有益微生物种群,更强的抗干旱能力,产品营养素含量的增加(如维生素、矿物质),更好的产品风味,农作物更加茁壮健康,更好的抗疾病能力及抵御有害昆虫侵害的能力等。我们的研究及Maynard Murray博士的研究都验证了作物产量的增加。

下表给出了部分作物的对照组实验数据:

种类
对照组
处理组
增加值
洋葱
13.6
14.2
4.4%
燕麦
87.7
87.8
0.1%
红薯
28.8
31.2
8.3%
西红柿
4.8
5.7
18.7%
大豆
73.9
84.7
14.6%

数据来源:海洋能源农业

这些增加的干物质主要来源于增加的矿物质,以及植物自身代谢所产生的副产物:碳水化合物、维生素、植物生长素及蛋白质,这些因子对植物生长及抗病能力非常有利。当然,对于视野较窄的生产商而言,产品营养素含量可能不重要,但这恰恰对于终端消费者是最为重要的。多年来,大量的研究主要关注如何提高农产品的产量,如何增加农产品的干物质含量,我们也应该考虑如何提高产品的营养价值。现在,我们只需对每公顷的耕地追加较低计量的Immutines,将得到含有更多生物活性成分的高营养价值产品。

应用术语

北美的海水浓缩液(品牌Sea-Crop)已经得到了华盛顿州农业部门的认证,作为动物饲料。Immutines已经得到了GMP认证,不过,欧盟还没有考虑将海水浓缩液作为动物饲料使用,但许可无限制添加到农业及花卉产业。

在GMP认证过程中,相关部门对每一批产品中的重金属和二恶英都会进行分析检测。因此,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人类、动物会因Immutines而受到伤害,而且我们也对动物、植物进行相关实验,结果均显示它们无一例外均受益于Immutines。

Immutines应用范围广,且使用方式多样化。例如:玉米和大豆产品每季度追加一次Immutines,即可收获良好的效果。追加时机可选择犁田播种期、栽培种植期以及植物萌芽后15cm-20cm高度。

一些生产商追求产品的营养价值,他们一般每隔两周对植物进行一次叶面喷施Immutines。另有试验证明:对植物根系进行滴灌或对种子进行浸润处理,即使没有后续追加措施,同样也得到了良好的效果。

Immutines海水浓缩液可以应用于所有农业食品作物生产中,并可以直接追加到土壤、植物根系,并可作为叶面喷施肥加以利用。

Immutines和Sea-Crop是同种产品,只是品牌不同而已。下面我们给出Immutines的具体使用方法。

Ÿ 稀释:

该产品使用前必须稀释。

Ÿ 浓度:

推荐最佳浓度为1%-2%。即1升Immutines加入49升水得2%浓度的Immutines,或者一大汤匙Immutines加入750毫升水,也得到2%的溶液。

Ÿ 土壤浸湿:

Immutines稀释液可用于浸淋土壤,每季度应用三次,每间隔三周用一次,初次使用可选择在栽培期、移植期或者萌芽后。不过,植物萌芽后,相比浸淋土壤而言,追加两次叶面喷施Immutines,会更好。

Ÿ 叶面喷施:

Immutines稀释液可用于叶面喷施,每季度建议至少用三次,每次间隔三周。

每年Immutines原液使用方法

花园作物:

  • Ÿ每公顷35升。

整排作物:

  • Ÿ每公顷17-35升。

果园及展示园:

  • Ÿ中等大小果树:90厘米到1.8米;每颗树追加100毫升,每公顷不超过100升;
  • 大果树:1.8米到3.6米;每颗树追加150毫升,每公顷不超过100升。

草坪及草皮:

  • Ÿ每公顷追加17-35升。

安全性:

  • Immutines可以和其他农业肥料及养分同时使用;
  • 出于最佳应用效果,Immutines不要和合成肥料、杀虫剂及除草剂同时使用。

种子及幼苗浸淋:

  • ŸImmutines可以处理种子及幼苗。采用2% Immutines稀释液在播种前或幼苗栽培前,对种子或幼苗处理浸湿一小时。这将非常有利于种子发芽及幼苗生长。

水栽培法:

  • Ÿ甜椒、黄瓜、西红柿以及花卉类,每周每平米2-5毫升。

盆栽:

  • Ÿ2升盆栽:花季前追加两次,每次0.5毫升,花期上市时,再追加一次。
  • 10-20升盆栽:花季前追加两次,每次2.5-15毫升,花期上市时,再追加一次。

动物:

  • ŸImmutines可用作动物饲料的辅料,可添加至饮用水、湿糊状饲料或者固态是食品中。添加剂量为:每千克体重0.02-0.05毫升,即每45千克的动物添加量约为1/5-1/2茶匙量。而家禽类,每吨饮用水中添加200毫升Immutines即可。

参考文献:

1. 海水是什么

1) “NASA Satellite Sees Ocean Plants Increase, Coasts Greening” Science Daily, (Mar. 9, 2005)

2) Jed A. Fuhrman, “Marine viruses and their biogeochemical and ecological effects”, Nature 399, 541-548, (10 June 1999)

3) Herbert Swenson, “Why Is the Ocean Salty?” Geological Survey (Dept. of Interior), (1983)

4) Katina Bucher Norris, “Dimethylsulfide Emission: Climate Control by Marine Algae?” Aquatic Sciences and Fisheries Abstracts, (Nov., 2003)

2. 海水浓缩液研究历史

1) Maynard Murray, M.D., “Sea Energy Agriculture” Acres U.S.A., (2003)

2) Maynard Murray, “Process of Applying Sea Solids as Fertilizer” US Patent # 3,071,457, 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Jan., 1, 1963)

3. 海水浓缩液的好处

1) Maynard Murray, M.D., “Sea Energy Agriculture” Acres U.S.A., (2003)

2) Jonathan D. Kaplan, “Managing Manure in California’s Central Valley’ Dept. of Economics,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cramento, PDF file referenced May 2, 2012

4. 营养素浓度

William A. Albrecht, Ph. D., “Soil Fertility & Animal Health”, Acres U.S.A., (2005)

5. 植物如何生长

“Metalloprotein” Wikipedia, referenced (May 2, 2012)

6.水培法

Maynard Murray, M.D., “Sea Energy Agriculture” Acres U.S.A., (2003)